您好,盖德化工网欢迎您,[请登录]或者[免费注册]
  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118最快开奖现场 >
  • 企业实名认证:已实名备案
  • 荣誉资质:0项
  • 企业经济性质:私营独资企业
  • 刘小姐
  • 025-66915675
  • 18951954530
胡益华的判决结果
来源:本站原创   更新时间:2019-10-09 浏览次数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2010年8月10日上午10时,揭阳市中院对“7·5枪杀交警案”一审宣判:胡益华犯故意杀人罪,被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;犯抢劫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,剥夺政治权利5年,并处罚金5万元;决定执行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。胡益华应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朱某弟、赵某仙提出的关于被害人朱某伟的死亡赔偿金、丧葬费、被抚养人生活费等款项,共计人民币531317.4元。胡益华当庭表示不上诉。

  8月10日上午10时,胡益华穿着短裤被押进法庭,其脸上仍带着招牌微笑。主审法官称,9号的开庭经过法庭调查、辩论、调解等阶段,10号进行宣判。在10号的法庭判决中,胡益华全程站着听取宣判,法院也任由记者拍照录音。

  在法官宣读案件经过时,旁听席上不时传来啜泣声,被害警察的家属不断抹泪哭泣。记者看到,胡益华脸上依然是不以为然的表情。

  记者看到,当法官宣读“死刑”的话音落下之际,胡益华立即闭上双眼,片刻之后才睁开,脸上再次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。不过他戴着手铐的双手,两个食指却在一直不停地绕着圈,似乎也透露了他对即将到来的“死刑”有一丝紧张。

  庭审后,南方都市报记者获得了与胡益华对话的机会。记者问,“胡益华,你会上诉吗?”胡益华摇了摇头,咧嘴一笑说“不会”。

  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,9月29日上午,“7·5”杀警、抢劫案被告人胡益华在广东省揭阳市被执行死刑。 ■被害交警家属在听判决过程中不停流泪。

  在枪杀两名广东交警32天后,悍匪胡益华迎来了死刑宣判。昨日上午10时,揭阳市中院在一审开庭次日便火速宣判,胡益华因犯故意杀人罪、抢劫罪,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。另外,还判决其对被害人朱胜伟的家属赔偿赡养费、死亡赔偿金等共计53万余元。电子杂志是如何制作和发行的?,宣判后,胡益华在步出法庭时被记者追问是否上诉,其仍延续前一日庭审的风格,咧嘴一笑,吐出三个字:“不上诉。”

  昨日庭上,审判长当庭宣读了对胡益华的一审判决。法院审理查明,胡益华因经济拮据萌生抢劫念头,其先于今年7月3日凌晨在浙江义乌劫持并杀害了男子朱胜伟及其女友,后又于7月5日凌晨在广东深汕高速惠来服务区,枪杀了广东揭阳交警黄伟江及周喜来。法院审理认为,胡益华无视国家法律,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持枪劫取他人财物,数额巨大,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。在实施抢劫后,为灭口而开枪杀死被害人;在遭遇交警盘查时,因怕罪行暴露,又开枪杀死正在执勤的交警,其行为又构成故意杀人罪。对被告人胡益华依法应予数罪并罚。

  对于其辩护人辩称胡益华“认罪态度较好”、“有悔罪表现以及坦白交代犯罪事实”、“无犯罪前科”等,法院对“无犯罪前科”及“坦白交代犯罪事实”予以确认。但因被告人胡益华故意杀人致四人死亡,情节极其恶劣,后果极其严重,影响极坏,应依法严惩,因此对其不适用从轻处罚,遂作出以上判决。

  昨日上午10时,在两名法警的押解下,胡益华再次出现在记者面前。脱掉了此前庭审时穿的黑T恤,昨日的胡益华赤膊穿着看守所红色背心,套上黑色短裤,一脸凝重地在记者的目送下步入法庭。昨日庭审的唯一一项议程便是对胡益华进行一审宣判,站在被告席上的胡益华一脸严肃,不复前日庭审时的胡氏招牌笑容。面对此起彼伏的闪光灯,胡益华显然早已适应,直面宣判法官的他不时开起小差打望四周的记者,更转头长时间凝视记者镜头,与记者在镜头中对视。

  记者散去后,独自站在审判区的胡益华显然有点无聊,听判中他交握双手不断绕玩着大拇指,更不时闭目养神。在法官宣读判决书中认定的罪行时,胡益华甚至还打起了哈欠,更皱起嘴眼做了个扭曲的鬼脸。

  宣判后,审判长并未当庭询问胡益华是否上诉。在胡益华被法警押解步出法庭时,记者上前追问:“你上不上诉?”很久没笑的胡益华突然咧嘴一笑,露出两排白牙,吐出三个字:“不上诉。” 逮捕快起诉快审理快宣判快

  32天前,胡益华杀害两名广东交警。当初,胡被抓时曾感叹:“这么快?!”昨日的死刑宣判,或许也能给他同样的感受。法律专家普遍认为,该案从逮捕、起诉、审理到宣判,其速度之快,充分体现了广东对此类恶性案件的高度重视,突出了“快诉、快审、快判”的主调。

  此案宣判迅速的另一原因就是胡益华全盘认罪,并未翻供。不过,揭阳中院副院长廖志明表示,胡益华案子的证据非常充分,即使胡益华翻供,对整个庭审也不会有多大的影响。廖志明表示,法院方面对胡益华的审判过程作了充分预案,甚至作好了胡益华翻供的准备。据其介绍,在胡益华的整个讯问过程中都有全程录像,因此其受审法庭中有放置电视机等器材,一旦其翻供将当庭播放讯问录像,对其进行驳斥。不过,廖志明也表示,胡益华翻供的可能性并不大,其连辩护律师都不想委托,最后还是法院为其指定辩护律师,可见他已经放弃狡辩认罪了。廖志明最后表示,法院希望所有人都能经此了解到整个庭审情况,“这是一个透明的审判,也是一个铁案。”

  昨日庭后,记者追访到为胡益华进行指定辩护的吴律师,其坦言胡益华被判死刑早在意料之中,“我知道他(胡益华)也很清楚,谁都知道他要判死刑!”只是吴律师也没想到,“庭审第二天就宣判了,够快的”。

  在吴律师看来,胡益华很直率也很聪明,“他杀了这么多人,事实又这么清楚,他自己都知道自己的事啦……”吴律师告诉记者,此前胡益华曾多次向其表示不打算上诉,但不知道经过这次庭审后,胡益华会不会改变主意,“上不上诉10天后见分晓”。

  昨日庭上,两被害交警的妻子再度垂泪全程旁听了庭审,两人的哭声断断续续地回荡在法庭里,可谓伤痛入腑。判决结束后,多位记者上前采访,两人一言未发,在亲友的搀扶下,一路哭泣着走出法庭。途中,伤心过度的她们数度双腿发软,被亲友抬起。对记者的追访,她们也只能用抽泣来回应,周喜来的妻子仅对判决简单回应了“接受”两个字便伤心离去,黄伟江的哥哥黄育坤则咬牙切齿地说:“不想再看到他了,让他去死吧!”

  而从义乌赶来的朱胜伟的家人听完判决后也是一脸沉重:“也就只能这样了,人又活不过来了。”对于判决胡益华赔偿朱胜伟家人53万余元,他们表示不上诉,但也并未指望胡益华能赔。

  事后,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了黄育坤,对于胡益华被判处死刑在他的意料之中,但“杀了那么多人一颗子弹就解决了,太便宜他了。”黄育坤表示自己直到前日庭审方才见到胡益华本人,“看到他那副笑着的嘴脸,我真想上去抽他,尤其是他还说不后悔,更让人气愤……”

  庭审结束后,记者拨通了胡益华前妻小敏(化名)的电话。她表示对胡益华的死刑判决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有人在网上对我进行恶意造谣并且都有记。但她非常关心还有多长时间就会执行死刑。“家属能不能去看胡益华?”小敏问记者,不过她马上明确表示自己已经有了家庭,不会去看胡益华,她是想转告给胡益华的家人。小敏听说法院判决胡益华赔53万元时吃了一惊。“胡益华没有钱赔。”接着又问:“如果胡益华没钱,需要他父母赔吗?”当得知不需要时,小敏略微放心,话语中透出对胡益华父母的关心

--暂无评论--

匿名   会员登录Email: 密 码:
内 容:
验证码: 请照此输入→